防护教室

运动医学团队的重要性

时间:2014-09-17 10:06:20 来源:

体育赛事中一面金牌的荣耀=90%努力训练+5%运动科学协助+5%运动医学团队支持,有时不当的医疗往往无情摧毁运动员的一切努力。

\
2008年北京奥运,刘翔落寞的转身离开百米跑道起点,他的背影让中国人心都碎了,原本一面代表华人骄傲的奥运金牌,因为运动伤害无情地摧毁了运动员多年的努力。刘翔歷经一连串的噩梦,历经钻石联赛的起伏,直到2012伦敦奥运,又在赛前黯然宣布退赛。国内运动员终于瞭解,原来重返赛场前,骨科手术治疗不是神话,整个医疗团队,包括物理治疗师的复健治疗与运动伤害防护员辅助运动训练更是成功复出的关键。然而运动医学真正的关键在于运动伤害的预防,这不仅牵涉到教练对于动作技术与体能训练的瞭解,更有赖运动科学团队对于运动员受伤模式的追踪与分析。

运动医学团队

医疗照护的团队通常有散种成员:医师、物理治疗师(Physiotherapist)与运动伤害防护员(Athletics Trainer)。医师通常包含内科医师、骨科医师、复健科医师与中医师,皆受过运动禁药管制训练,以避免开立的处方药中含运动禁药成分,例如:一般药局贩售吃了不会想睡的感冒成药,大部份都含兴奋剂成份,这对运动员在赛会期间是不允许服用的。

医师在运动团队的角色,主要是给予运动员医疗诊断、开立处方与药物注射。除了常见感冒、肠胃与体重控制的问题,医师最常为运动员服务的就属运动伤害诊断。当运动员发生运动伤害,医师可透过症状、徒手测试与动态超音波先初步了解伤害的部位与严重程度,再决定处置方式或转介至大医院作进一步影像确诊。而医师对于运动禁药的规范也必须清楚掌握,毕竟许多药物虽然疗效佳,却只能在一定程序下进行。骨科医师的手术与术后的照护细致程度也往往是运动员伤势重建的重要关键。

物理治疗师亦是医事人员,与医师相同须经过国家医事人员考试及格取得证照。但与一般医院内的物理治疗师不同的是,专长于提供运动员物理治疗服务的治疗师需长时间与运动员相处,瞭解各种运动单项的运动员常见受伤机转,以期在医院以外的环境,包括直接在训练场所及比赛场所,介入选手的治疗和伤害预防,以提昇选手表现并减少伤害。举例来说,可分为赛前与赛后进行肌肉与筋膜软组织的处理、辅助运动训练以预防运动伤害、非侵入性方式进行运动伤害治疗以及设计辅助运动训练以协助运动员重返正规训练。比方说,运动员在执行动作技术之前,须让肌肉与筋膜处于较佳状态,因此当运动员有肌肉紧绷感时,便需要物理治疗师以徒手方式进行局部软组织拉筋或按摩放松。在运动训练或赛事结束后,肌肉纤维的小撕裂伤与周围代谢作用,也会造成局部软组织的紧绷,运动员也会需要物理治疗师的协助进行软组织处置。当运动员发生运动伤害,并经过医师诊断之后,物理治疗师还会利用特殊徒手疗法或一般医疗院所复健科与物理治疗科中常见的电疗、超音波治疗与其他非侵入性治疗仪器来治疗运动员。物理治疗师因为精通解剖学、生理学与肌动学(kinesiology),因此能提供运动员骨骼肌肉系统评估,寻找出运动员功能性动作的缺陷,提供辅助运动训练,例如:核心肌群训练,亦即提供运动员腹背肌群与各关节周围肌群的强化,以提升动作执行时的稳定度,来降低运动员脊椎或其他关节的运动损伤。物理治疗师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便是“运动表现调整”。例如:棒球投手在肩关节不稳定重建术后复健疗程结束后,开始进行投掷的训练,往往在投掷时因为疼痛或阔背肌紧绷而让手肘低于肩部,进而造成其他问题。物理治疗师的其中一项任务,便是纠正这些可能引起二度运动伤害的动作技术。

运动伤害防护员是在美国发源的运动伤害防护人士,目前由教育部体育署委託臺湾运动伤害防护学会进行检定考试并颁发证书。根据台湾运动伤害防护学会对于运动伤害防护员的定义,运动伤害防护员隶属于运动医学团队,作为运动团队与医学群医疗单位之间的桥梁,协助与竞技运动有关的伤害预防与照顾等方面的工作,其主要内容为运动场地与设施检视、运动伤害之预防与现场处理、针对运动员单项运动之需要订定与执行运动治疗处方,协助运动员体能之调整与维持,监督运动员整体健康,帮助受伤运动员在最短时间内,且安全地恢复原有运动竞赛水准。除了在运动场上运动员受伤的现场常见到防护员的身影,防护员亦常透过运动贴扎协助运动员预防运动伤害,更重要的是在运动员完成复健治疗后,须透过防护员的辅助运动训练设计协助,让运动员在伤后与重返正规训练无缝接轨,以避免运动伤害的再次发生。

\
运动科学资讯系统与军团式辅导

运动科学资讯系统的概念其实并不复杂,动机是希望将所有运动科学检测的数据,以及运动伤害纪录输入资料库中,期待数年之后,例如: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前,运动科学人员可协助运动员排除训练的盲点,提供个别化训练,就像医师给药一样,提供精准的训练剂量,不仅能有效提升训练效果,更能排除运动伤害发生的可能。负责国家队训练辅导的委员与国家协会,更可藉由资料库累积的数据更进一步瞭解运动员的特性与身体状况,甚至可藉由这些数据在国中、小学进行选材,甚至为其他运动员排除运动伤害危险因子。但也因为每一种运动单项有不同的特性,因此也应引导国内运动科学与医疗团队针对不同运动单项运动员族群,进行个别的运动科学与医疗套装服务,这也就是军团式辅导的概念。

举例而言,田径运动员与游泳运动员的运动特性不同,动作技术所需的体能与肌肉群,甚至所发生运动伤害皆不尽相同,因此需要田径与游泳运动员各自有一组运动科学与医疗军团为选手服务。特别是在运动员医疗照护的意义上,一套完整的运动科学资讯系统,不仅可以记录运动员受伤的时机、部位与处置方式,更可以记录运动员当时在一年之中的哪一个训练阶段、当时的训练强度以及当时的训练频率与时程,透过与运动伤害机转的交叉比对,可以清楚掌握运动员受伤的模式、危险因子,甚至复原的模式。

以一位男子铅球运动员为例,该运动员在2012年之前,运动科学团便已掌握该选手的受伤模式,了解当这名选手在专项期的训练强度达到能投掷 19.50公尺以上时,其重量训练的强度加上下背部筋膜的紧绷,皆使其腰椎承受极大负荷。在一般体能期时,便与教练协调加强核心肌群训练,以提升脊椎稳定能力,并在专项期更强调选手的拉筋运动与改变奥林匹克举重模式,以降低腰椎受伤的危险积虑,在伦敦奥运前成功避免腰椎的旧伤复发。更重要的是,经过过去的数据显示,这名选手只要能维持10周的正规训练与抱持健康,便能恢复投掷20公尺以上的国际水准。虽然这名选手在2012年3月一场赛事中上臂叁头肌不慎拉伤,但因为距离奥运尚有5个月的时间,因此可以放心先停止上肢训练,在长达6週的休息养伤之后重新体能训练。虽然一直到五月底这名选手一直无法有好的成绩表现,但运动科学团清楚掌握选手的运动伤害后复原模式,而没有放弃这名选手。因此选手在伦敦奥运依然有20公尺以上的好成绩,甚至进入决赛。这位选手的例子,不仅充分解释运动伤害预防的重要性,更让教练团队深信,透过运动科学资讯系统将训练歷程与运动伤害的追踪结合,不仅可能做到运动伤害危险因子的排除,更可以为运动员建立运动伤害模式,以确保重要国际赛会前对于运动员的妥善医疗照护与训练安排。

百分之五的医疗照护对于金牌运动员的重要性

体育界视国际赛会如同带兵征战,精兵政策当然远比人海战术有效率。当国家队在国际赛会争取到一面金牌时,总能为国人带来无限地鼓舞。然而一面金牌背后往往是无数心血的结晶,虽然医疗照护对于金牌选手的重要性仅佔约百分之五,却可能让运动员在国际赛会前因为一次受伤使得十年的苦练一夕全毁。从全民医疗体制可以看到一个国家医学的发达,但从运动员所受到的医疗照护细致程度,更可以看出一个国家医学的先进程度。这不仅代表政府对运动员的后援,更显示全民在科学上的素养。